星島日報 (2001-01-15)


38℃的被窩

有些運動員喜歡挑戰自己的體能極限﹐而我則喜歡挑戰自己的思維極限。

從前在中學寫作﹐老師要我們寫千五字的文章﹐習慣了這種思維之後﹐我開始

構思短故事﹐然後中篇﹐接著長篇﹐除了得到發表時的滿足感﹐其實也是一種對思

考的地獄式訓練。

我相信如果時間足夠﹐寫十萬字的故事應該是一件好玩的事。

不過﹐近來我卻因為寫商業一台〈戀上你的H〉節目的廣播劇〈38℃的被窩

〉而懊惱﹐難度不是集數多﹐而是我要寫男人的情慾世界。

從前看活地阿倫的電影﹐覺得男知識分子對性自圓其說的理論有趣﹐後來看過

一套日本電影﹐名叫《火宅之人》﹐緒形拳一個男主角配三個女人﹐又不覺他是大

淫魔。其實風流的男人﹐只要他不是自己的男朋友或老公﹐性格上總有引人入勝的

地方。

為了〈38℃的被窩〉﹐我總動員了我所有異性朋友﹐向他們問了大大小小有

關性生活和性幻想的問題﹐有些被我煩得不再答了。原來多做的男人就不願多談﹐

多談的其實沒有多做﹗

電台有幸請得陶大宇先生飾演男主角「田力人」一角﹐田力人何許人也﹖是「

男人」也﹗


文章版權屬於星島日報所有,未經批准,不得翻印。
文章由慧科訊業有限公司提供。